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资讯集萃 > “于潮沈海”星月映,隔山隔海难隔情

“于潮沈海”星月映,隔山隔海难隔情

来源:于右任书法艺术博物馆作者:时间:2018-9-13


111 民国初年,书坛便有“于潮沈海”之说,指的便是于右任和我的祖父沈尹默两位书法大师名震书坛,如潮似海波澜壮阔。于老与沈老的交往,虽已过去半个多世纪,然而历历往事记忆犹新,就连前不久回国访问的于老幼子于中令先生也不无感慨地说:“是啊,那时大家来往很多,除沈老外,还有陈大齐、郭沫若、章行严……”然而,两人的书法风格迥异,正如两人性格,于老豪放,以狂草见长,有“现代草圣”之称;沈尹默平和少语,善书恭楷,遒美飘逸。虽然两人性格不同,却不似历代文人相轻,他们始终相互扶持,患难与共。

111 于右任出生于陕西三原,沈尹默出生于陕南汉阴,上世纪30年代初,于右任住上海静安别墅,沈尹默则在大西路中法文化交换委员会任主任。后两人同于抗战期间客居重庆,于右任是监察院院长,聘沈尹默为委员。于右任为推崇钟王法帖的书学观念,曾经送给沈尹默一本王世镗写的《爨龙颜》。爨龙颜碑立于南朝刘宋二年,此碑用笔以方整为主又兼有圆转笔法,结体雄强茂美,大气磅礴。于右任此举无疑是对沈尹默书风的批评,一向待人宽容的沈尹默只是觉得此碑之书与自己“性情不合”,没有刻意去学。与此同时,不仅没有反驳,倒是积极支持于右任开创标准草书研究,并参与其事,赋词《标准草书歌》赞许于老的研究成果。此词后刊登在于右任主编的《草书月刊》第一期。词曰:

111 高论尝闻静安寺,整齐五体删草字,美观适用兼有之,用心大与寻常异!追随执事来巴岷,敢矜一得言誾誾,文宗三易理当尔,结字尤宜明便驯?(分明使易辨识,简便使易摹写,雅驯使易信用)章草今草传千载,纷纭中有条贯在;穷源竟委搜剔勤,譬疏洪流东入海。胜业直欲薄公卿(公尝语人,若使吾能专意竟斯功,一切皆可放下。)一尊既定无眩惊;匆匆不及今可免,爱此标准草书名。

111 同操乡音更加使得他们不仅在工作上、书法交流上十分方便,而且在生活上习惯上比如喜食面食等方面有很多相似之处。于右任每每从监察院下班路过沈尹默在静石湾住所时,常让司机停下车子,跨过水田找沈尹默聊天,这时候我二表哥北新看到,便一边跑一边喊道:“于胡子来了,于胡子来了……”。直到解放前夕,于右任匆匆路过上海仍特地来海伦路沈宅访问老友。当天午饭有一道河虾,继祖母褚保权是浙江余杭人,抿一口虾,将壳吐出,笑称:“江南盛产鱼虾,陕西老乡怕未必能如此消受吧!”岂知于老一手捋长须一手用筷将虾仁挤出随即入口,所剩虾壳宛如全虾,在座无不称奇。沈尹默曾说,(于右任)这个人平时做个普通朋友是很好的,一谈到正经事情,就要觉得他那出人意表的糊涂,有时甚至使人烦恼,我在监察院混了六年,每次开会,起初我还说句话,后来就不愿开口了。他是一个极端患得患失的人,听说他本不想走,因为没有决心,终于被劫持到台湾去了。

111 1962年,蒋介石反攻大陆甚嚣尘上,于老不顾个人安危,是年春为祝贺沈尹默八十寿辰,特地从台北几经辗转,托友人给沈尹默带来一幅草书横幅,不仅表达了两人的深情厚谊,也充分表现出两岸同胞的血脉亲情。为了不给老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于右任没有落款。后来,沈尹默又特地把傅抱石的八十寿贺作品《镜泊飞瀑》八联屏与此横幅一起装裱,“文革”期间此条幅流失,后出现在拍卖市场,一时赝品迭出。

111 条幅前款为“寄沈公法家正”。正文为《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此文出自(唐)杜甫《旅夜书怀》:

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着,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沈尹默跋文为:

111 正逢吾八十生日,收到于右任老先生几经转折托友人从香港寄之,实乃不易,甚为感激之墨宝。以于老先生的佳作和抱石兄八联条屏点缀为诗塘,以示珍贵。

11 早在辛亥革命前后,于右任先生就创办《神州日报》《民呼日报》《民吁日报》,倡言革命,反对封建专制,反“大头袁”。于右任先生是国民党元老,也是我国书坛上的一颗巨星,记得195810月,毛泽东主席在繁忙的国事活动中指示秘书田家英将各种草字帖包括于右任的草诀歌捡我,足以证明于老书法造诣极深,功力登峰造极也。

111 值此祖父沈尹默诞辰135周年之际,草草回忆,以慰先辈在天之灵,并望两岸早日统一,同胞团聚。

作者:沈长庆

沈尹默之孙

文史学者

本文刊登于《中国政协》2018年第16